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像 >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糖衣 E调的情歌

文/糖衣
(一)
你说,我总爱把C调的歌跑调去了E调。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才知道,这就是我唱给你的不小心跑了调的情歌。

(二)
从我知道有你这个人存在,到我们变得熟络起来,有四年的时间吧。
我只知道这个院子里有你这个人,你是我隔壁栋五楼那个听说成绩不大好的男孩,我向来觉得女孩子心仪的对象应该是品学兼优的,所以也不会留意你。十四岁的时候,落伍的我开始从被父母教育而喜欢的古典美声民族音乐中走出来而喜欢流行音乐,父亲不喜欢我听的歌,也和母亲说到同住在这个院子里的玩那些“不三不四”的音乐而不成器的你居然在天桥上弹琴唱歌卖艺。我开始对你感到好奇。他们对你的描述好像我那时候看的小说、电视剧和音乐里的人物,于是我决定去“偶遇”一下你,还是高傲的好学生的姿态。
那个天桥上,你逆着光,头顶的发丝被照成金色,来往的汽车的喧嚣也盖不住你略带沙哑可是还是明亮干净的歌声。
你唱了一首我很喜欢的歌。灵感。
你真的好像……我在追的长篇小说里的那个谁。
不过我是不会对你动心的。我只喜欢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我,开玩笑的。

(三)
那天之后,我常常装作“偶遇”你经过那个天桥。那是我回家的某一条路,不过是比较远的一条。我刻意地选择那条路,那里有灯红酒绿,车水马龙,还有你。我会和你说“嗨”,点头,微笑,保持我的矜持。一直到有一天你叫住我。
“晚自习结束了吧,一起回家吧。”
然后你领着我穿越灯光由绚烂的多彩到昏黄的夜色,来到这座小城市我们同住的院子里。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你唱的歌,你的梦想。以及,你喜欢的那个女生。
你说你想组建一支乐队,我管你叫乐队哥哥。你做吉他手,你想找她做主唱。
“可是你唱歌的声音那么好听。”我忍不住说。
“可是你没发现女主唱总是更受欢迎吗?”你摸了摸我的头,“而且她的歌声,真的很迷人。”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我也不懂,只是“哦”地默认了。
到楼下的时候,你跟我说:“如果以后下了晚自习还那么晚,来找我我们一起回去吧,你一个小女孩不安全。”
我是小女孩,你不也是小男孩,你只比我大一岁而已。是不是男孩子都喜欢摆出自己的肩膀宽厚世界很大很想保护你的感觉。

(四)
她答应了你的请求,不出我所料。
爱唱歌的女孩子都会愿意的吧。有人为自己,聚起一道光。
那天你们第一次合唱,你邀请我去听了,可是我觉得,她唱歌平平而已嘛,只能说有点特别,但没有很好听。
可是曲毕,你说这是你听过的世界上最美的歌声。
我只能默默地觉得这是你的甜言蜜语。
她的笑容,和你的话一样甜。

(五)
后来我初中毕业了,和你们一样,读这座小城最好的高中。
那个暑假你们在一起了,你们的乐队名字叫做菠萝洋紫荆,你最喜欢的水果,和她最喜欢的植物,是她想出来的,多么没新意的构名法,你们有了键盘手和鼓手,他们也是一对,只有我,这个观众,形单影只。可是为了掩饰我的孤独,我常常会找朋友一起来看你们练习,以及你们的街头演出。
那个周末你们练团我到得晚了些,键盘手和鼓手都走了,只有你和她,而我透过虚掩着的门,看到你们在做会让我脸红心跳的事情。
我绝对不会去做也不敢去想的事情。
朋友好奇地一个劲地往里面张望,却被我拉开了。
“看什么看啦,不会害羞哦。”我一本正经地熟络朋友,她却笑得没心没肺。
“好啦,我见识少,不看了,不过这种事情要给老师知道了,他们都要开除的。”
我的妒忌心燃烧起来。它好像得到了灵感。

(六)
虽然我真的很不喜欢你的女朋友,我很想去向老师告发她,我写好了匿名信,说xx班的xx女同学谈恋爱并和男生有亲密的肢体接触败坏学校风纪,但走到教导处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住了没有把信从门缝塞进去。虽然我没有提到过你,可是我还是怕牵连你。我怕你会那么傻不顾一切地出面去维护她。
我把信撕得很碎很碎,扔进了下水道。
没有人知道你们的事情了,这是秘密,虽然它刺痛我的心。
我到家附近的铁道边吹了很久的风,我没有去晚自习,没有像答应的那样和你们一起去吃饭,一直到你将我找到。
你说:“你一定是迷路了吧,好傻,你一直这样以后该怎么办,走吧,我们回家吧。”
昏黄的灯光下,我自私地抓紧了你的手,不想要放开。

(七)
你们的事情还是被发现了。
朋友说你的女朋友风头太盛,难免会被人妒忌的,何况她之前也不是那么规矩,谈过好几个男朋友了,被人盯着也是正常的事情。告发她的人和我一样,没有说你的名字,只是说她和男生有破坏风纪的行为。
这件事情在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你果然出面去维护她了,你说那是你硬逼的,不关她的事。可是男女这种事情只有你情我愿,哪有什么逼不逼迫的。
你们都受到了处罚,只是她是记大过,而你因为和教导主任吵了一架,被开除了。
院子里也都在讨论你的事情,你父母经过都灰溜溜地低着头,而父亲却在邻居的面前很大声地数落着你,他还在我出现的时候特别叮嘱我不要和你走近,说怕你对我心怀不轨。我差点要和父亲吵了起来,你却出现了,又冲动地和父亲快要打起来,我就站在边上哭了。
于是争吵就这么结束了。
菠萝洋紫荆解散了,你们被家里分开了,而我们,也没有在一起。

(八)
只是我还是会悄悄地去找你。你转学去了这个城市名气稍差的高中,离家更远一些,每天要去你之前唱歌的那座天桥下面搭公车上下学,而我会故意走那条路,只为装不小心碰到了你。
我问你说:“我们组建新乐队好不好,女生做主唱人气更高嘛,让我做主唱好不好,我们叫菠萝风铃木,你喜欢的水果,我喜欢的植物。”
可是你拒绝了我。
你说我唱歌,C调的歌,老往E调跑,把伴奏帮我调成E调,我又要跑到其他调上去,你说我还是更适合弹吉他,你说你教我弹吉他吧。
只是除了妈妈没有人夸过我唱歌好听,但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我跑调这么厉害。我果然完全不能和她相比,无论是在你心里还是现实。
我的眼泪刷刷地就落下来了,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你突然着急了,把我放在怀里,不知不觉你长高了这么多,可以把我的头整个埋在怀里。
“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你的……”
你说了很多安慰的话,我每一句都听得很清楚,没有哪句你说我唱歌好听的。你连谎言都不愿意给我。
只是我还是太贱了是不是,我还是想这样你把我埋在你的胸怀里。

(九)
作为道歉,你第二天就送了我一把吉他。41寸的吉他,虽然它对我来说太大了些,抱起来就像抱了一把大提琴,但那是你送我最大件的礼物。
为了顺利把它抱回家,我和家里撒谎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然后我把它放在我的衣柜,它在那里让我有安全感。每天做完作业我都抽空出来练习一下,虽然左手的按弦让我觉得很痛,但我会觉得勤加练习能让我与你的距离更近一些。为了不让父母发现觉得我过于执着于弹琴,我刻意地把声音压小,悄悄地,压抑着,一如我压抑我对你的感情。
我知道啊,我唱歌老是跑调,不好听,你为了我把C调的伴奏转E调用变调夹夹在4品来损失音质,可是还是跑调去了天涯海角。我知道这是我和她的距离,这是我们的距离,可是我不希望我们真的远的在世界的两端。
地球是一个圆,你在这端,我在那端,我们的距离从某一个直线看很远,可是我们背靠背,合成一个圆,我们就在一起。我想我们的答案或许可以是这样。

(十)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了吧。我们各自安守各自的生活,我渐渐地努力靠近你,而你开始安定下来做个好学生,我们为着不同的目标努力,怀着各自的希望。一切平静而美好。
但事情总是会有转折。比如说,你和她根本就没有分手。
地下情这么老套的剧情被迷了眼的我忽略了,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才知道我的努力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牺牲。
你们在僻静的小路上被我发现的时候,也完全没有松开握紧的双手。你对我说“嗨”,你说:“好巧,在这里都能遇见你。”
我礼貌地微笑,点头。
然后你叮嘱我说不要让别人知道了,你不想这影响到她的生活。

(十一)
我任性地跑到铁路旁的居民楼天台上去唱歌,我想让我难听的歌声传得更远一些。
可是再难听也是我的心声。
我不像她有你喜欢的动人的歌声。
所以你不曾认真读读我的心。
又或者只是我,幼稚地以为你们分开了我们就有可能了。
虽然像我这样的循规蹈矩,不敢于真的在这个时候去开始一段感情。但如果是你,或许我敢,我会。好像我能像现在这样在天台唱歌。
只是你听不到吧,你说她今晚为你准备了小型演唱会。
她的声音,是你的全世界。

(十二)
当我知道她不止有你的时候,我的心情自私地像考进了年级前十一样兴奋。
当年别人告发她的对象并不是你,她总是同时有多个男生在身边,所以才会被人记恨,只是你这么傻站出来了,你成了别人的替罪羔羊。
这一次我把你约到铁路边跟你说我听到的所有事情,可是火车屡屡经过,火车的声音几乎要盖掉了我们的谈话,我只看到你冲着我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听清楚了我鼓起勇气胀红了脸对你细数的她的“罪行”。
我说完了,火车开走了,你还是笑一笑。
“丫头,你弄错了,那是她弟弟,一直在外读书所以大家没见过,你们都误会她了。”

(十三)
我知道,那不是误会。哪来的那么多误会。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误会。
只是你不愿意相信我而已。
我更加勤奋地练习,左手手指生起了茧,虽然我得手法依旧生疏,但指尖变硬脱皮,再不如从前的细腻,不再是别人爱牵的模样了吧。只是我想,如果是你,不会介意。我不像她,天生就有人伴奏,我只能依靠我自己。
虽然,尽管如此,你还是选择她。
那天分别之前,我抱住你,紧紧地,把头埋在你怀里。
“如果她不再在你身边了,看看我好不好,乐队哥哥。”
我呢喃的声音很轻,很模糊,我想你是没听清楚吧。
你问我说什么,我只是淡淡地说没什么,然后跟你说再见,就跑开了。
你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吧。

(十四)
你们终于有了争执,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那时候我是觉得幸运的吧,在那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小房间,你抱紧我,虽然难过却那么深情。
你跟我述说她对你的背叛,说她是怎样,同时和好几个人在一起。
从头到尾她都不是那么爱你吧,只是喜欢这种多样的宠爱与新鲜感。
我能感受到你喝了点酒,酒气让我觉得难受,我却被这种突然而来的幸福感冲昏了头,以至于在你亲吻我的时候我没有拒绝你。
我不知道我清醒的话会不会拒绝你,我知道这不应该。可是我还是任你靠近我,占有我口腔唇齿的呼吸。
这是我的初吻,但或许不是我的初恋。你还是没有牵起我的手。

(十五)
那次之后,你和她又有了几次分分合合,我的学习渐渐忙了起来,我无暇顾及你们的故事,我只想努力制造多一点我们的事。
只是你们正式分手之后,你还是没有和我在一起。你又有了新的女孩,如她一般,唱歌好听,长相甜美,她不会弹吉他,可是你可以最好地为我伴奏,她不喜欢洋紫荆,她喜欢紫罗兰,一样的,她们都和我不一样。果然失恋的时候最容易被插入成就另一段感情。你的深情在新的女孩身上演变成了复制品和对前任的怀念,可是这个女孩不在乎。各取所需,你们的关系让我觉得是对这份美好的感情的玷污。但我又真的有多清白呢?
于是我赌气地跟一个在追求我的男生暧昧不清,我故意在你面前说到他,妄图你会记得我,以及我卑微的对你的喜欢。
可是你说:“丫头,有喜欢的人了,是好事情呀,不过如果他不好,他欺负你,记得跟我说。”
然后你说:“她还在等我接她放学,我们今晚要去借口的酒吧驻唱,先不说了。”
然后你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他来送我回家,我赌气地甩开他的手,说:“你别烦我,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我的喜怒无常,全是因为你,却转赠给了他。

(十六)
你高考结束那年,我升入高三,进入最紧张的学习。你和新的女孩又分了手,可是你还是没有来找我。那个追求我的男孩终于我接受不了我的喜怒无常不再对我热情了。我还是我自己,我企图用学习来填满我的生活。
可是在填志愿结束的前一晚,我还是忍不住把你找了出来。
我的父母希望我毕业以后去省城读书,离家不是太远,也还是在南方,不会有生活上的不适应。我知道你也有很多在省城的选择,我想劝你和我一样,到省城去。
只是你毅然决然地拒绝了我的请求。你说你要去北方,你不想在这里,这里有你不想要见到的人。
我问你是不是她,你的洋紫荆。
你说不是。然后你叫我不要管你的事情,赶紧回家去学习。
我知道我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那样的努力,想要近一点,再近一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跨出去的脚步总是会被你离我远去的脚步分隔开更远的距离。好像我们的E调和C调,我还总是要跑调去更远的地方。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我很傻,但我最傻的地方就是阻止不了我自己。

(十七)
放榜那天,我站在学校门口认真看了每一个名字,又去了你的学校,我才知道了你决定要去北方的原因。
那里有她,你的洋紫荆。
而这里有我,不是你的风铃木。
你拿走了我的东西,却不愿意拿你的来填满。
因为你有她。
我没有去找你理论,而是决定离家出走,我把我这些年卑微的一点点积蓄放在你送我的琴包里,装着你送我的吉他,我决定要在你离开这座城市的这天,也离开这里。
尽管,你不知道吧。
这好像我的自我惩罚。

(十八)
可是我还是没有骨气地只是去了铁路旁边的那个天台。
我不能去送你,我只能在天台上,看到你的火车远走。

(十九)
这个天台是我见识小的眼睛里以为的我身边的能看到整座城市的和最远的地方的高处了,可是这些年城市里起了挺多高楼,我看到的不再是从前那些矮房子,高楼遮挡了我的视线。
我看不到你要去的地方。
我只知道,你在我的生活里,渐行渐远。
渐行渐远,多么平淡而让人难过的一个词语。
却是我们故事的终结了。

(二十)
第二年的高考,如家里计划的那样,我去了省城的大学,虽然离家很近,但我不常回来,只半年回来一次。我们的联系很少很少,我知道我们正在淡出彼此的生活。
大二那年的暑假我在街上碰到了你,你带回来了你的新女朋友,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我想她的歌声一定也是如此。
人总是喜欢同一类型的人吧,是在找复制品又或者本来就是这个喜好,我也不知道。
就好像我也和学校里的乐队吉他手谈过一段时间很短的恋爱。
所以,你不会喜欢我,我唱歌会跑调,我不是那个歌声动人的女孩。
这个姑娘喜欢紫藤花,你们合在一起是菠萝紫藤,它们和风铃木都不一样。
我们本来就是两条趋远的线,曾经平行时候的距离,是我们之间最短的距离。
好像E调和C调,相差了两个全音,而跑调的越跑越远的E调离C调,相差了我无法表述无法计量的距离。
这就是我唱给你的不能击动你心的情歌。

终。

故事纯属虚构。

出镜: @SUN花猫
摄影/后期/文字:@糖糖糖衣

分页阅读: 1 2

糖衣 E调的情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